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明月峡古栈道:历史之碑_散文网

李白《蜀道难》中对蜀地的道路有过描述:“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渡愁攀援”。 进入广元的峡,更见陡峰突起,山岭戟空,谷深壑暗,水急流湍,比之李白所述更甚。如此险要的地势,唯“蜀北重镇”“川北门户” “巴蜀金三角”的广元独有。广元古时称作利州,是扼守蜀地通往外界的咽喉要道,历来为兵家争夺之地。

依仗地势修建的明月峡古栈道,在2300多年前兴起之后,再变迁再沉沦再现于今世,我来拜谒它,听着嘉陵江激荡的咆哮响彻嶙峋屹立的壁崖里,我的思绪旋入高天被分解,又在眼眸俯仰的地方组装;站在时光留存它脊梁的秘密上,之剑锋刃亮,把人类的痕迹剔除,唯有自然最壮观的光影,透过它体魄穿凿的孔洞,沉默的放大历史,挺拔的注释强劲,留给后人无垠的想象,和涅槃一般的内心反省。

我凭栏远眺,栈道像潜龙欲飞,首尾积蓄的能量逶迤蜿蜒向苍冥游动,暴发与隐忍,自由与挣扎掀起猎猎狂飙,云电一样笼罩在峡谷,即使小片叶子坠地,也会引来雷霆万钧势不可挡的轰鸣,这正应合了《周易》飞龙“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的警示,设或它预见了遭遇科技的冷眼、被时代张扬之后再舍弃,仍担起连接国计民生的。这是谁也无法替代的使命,像向未来,兴也好朽也罢,它固守的原则和笃定的坚持,是维系它最后的骄傲和尊严,不在辉煌里燃尽热情,就在毁灭中顽强挺立!这是人类之手创造的建筑发出的呐喊,其价值超过了对本身命运的关注,超过了自我格物的法道。我忽然广东汕头宝宝癫痫早期症状想要给予这里每一处突兀起伏的转角、每一块悬空材质以的建造者,他们把善良的意志震撼的成就,物化成千秋功业泽被后人,让我有机会带着由衷地谦恭和深情的敬仰与它对话,与它审视。

一块砖石一树原材,赋予了信仰的走向,简化了跋涉的繁琐,众多的集合凝聚为左右国运的交通,形成犹如泵血的动脉和集散的枢纽,就可以开启任意封闭的国门,就等于打开了一个个斑斓的潘多拉,免不了攻伐掠夺的屠戮,免不了先进文明消除自我盲点的优化。这是个双面效应,历来为每个君主掌控不准的平衡。利州的古栈道,从起初的修建就有着不寻常的背景和阴谋。传说秦惠文王苦心孤诣送金牛、送美女入蜀,财帛动人心啊,让贪欲的蜀王为秦王的野心开山劈石,自愿成为的掘墓人。十万大军浩浩荡荡从此入川,秦的版图上新增了灭亡的蜀国。不论是传说或是真实的存在,政治和权力的公器,是任何统治者趋奉的圭臬,秦惠文王也未能免俗,他喜欢玩纵横家那套把戏,善用人才掌控“势”能,适时转移战略重点的远见卓识,令其占有欲在巴蜀内乱的舞台上,得到了回报。古栈道是秦国三定蜀地的载体,巴蜀膏腴的人、财、物从栈道源源不断流向“得蜀即得楚”的秦国,有了这块沃野千里的宝地作后盾,横扫六国岂在话下!

古栈道作为楚汉战争的聚焦,恐怕只有中国独有。刘邦遇到一个好军师张良出计火烧栈道,理论上说安抚了项羽的戒心,解除了各国防范汉王的猜忌。从这一成功实施的背后看,与其说是刘邦受天眷顾,不如说是他知人善任、豁达大度得来的福气。居于儿童癫痫病是否治愈蜀地的他深谋远虑,大张旗鼓实行他的战略方针,拜将韩信,扩充兵马,养精蓄锐,乘项羽连年征战无暇西顾之时,以老弱明修栈道,率精兵暗度陈仓一举收复三秦,之后与其智囊团和项羽斡旋到底,终登上汉代开国帝王的宝座。

栈道的雄奇险峻莫过于垂直悬空,它的重心与地心的引力相抗,在空中彰显出凌云傲岸的姿态,像鹰隼雄踞千仞,如松柏托举云霓,高耸苍茫,霸气俊逸;风自峡谷吹来,碧树扶疏,葱茏联动,掀开了遗迹表象的冷漠,露出树林后飞檐翘角、城阙楼阁的肌体,那蕴涵式的和厚重的艺术张力,拔高了赏析的意境,仿佛时光倒回,我是它的墨瓦窗棂,是它的斗方雕花,牢固得紧贴和谐,深邃得隽永如宙。我的双手紧握栈道,能感受到泥石崖壁搅和了千年的搏动,有无数魂灵在阴暗的褶皱里游荡,他们的呐喊、,透过我的意识往来栈道,三国的画面跃然眼前。当年刘备入主蜀国后,诸葛亮从这里车辚辚马萧萧,六出祈山图谋攻魏,羽扇纶巾,风满面,北伐中原承载着强虏灰飞烟灭的,北上,北上,车辇所过,旌旗蔽日,战鼓擂擂,尘沙飞扬;两军对垒渭水流域:战街亭、围陈仓、攻武都、胜上邽、退汉中、至病卒五丈原,六进六出的北伐,诸葛的想碎裂于难料的殇逝。他忠君治国劳碌勤谨一生,苛刻地对待自己,容不得自己犯错;他指挥若定,料敌先机,太多的光环膨胀了偏差,影响了正确的估量形势,加上强烈地占据中原之愿和现实的冲突,加重了他无法化解的忧虑,发生决策和判断的失误是必然的。这些致命的硬伤使蜀国元气大伤逐渐式微,当公元263年魏国派北京那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三路大军攻蜀时,蜀王因放弃戍守主要关口,汉中失守,彻底陷入被动防御局面,导致钟会伐蜀、邓艾攻陷成都蜀汉灭亡的悲剧。真是青山依旧在,英雄几人还!所以杜甫长对《出师表》发出“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之欷歔。( 网:www.sanwen.net )

栈道还见证了君王的狼狈。公元756年的天,下的栈道血色黯然,蝉鸣聒噪,唐玄宗认定“剑南虽狭,土富人繁,表里江山,内外险固”,遂率官兵1300余人从汉中一路奔来避“安史之乱”,带着国破的仓皇和失的锥痛驾临蜀地。当强权脱离了政治,不再操纵他死的时候,失势者就剩一副骨架;当一位昏庸的男人看着自己心爱的被自己的无情绞杀,他不能为、也不愿为自己的懦弱、无耻合理的申辩,活着只比死去多一口气。明月峡栈道接纳了赶来护驾勤王及追随入蜀逃难的兵马,目送他们踏着、拖着疲乏、忍着饥饿狼狈地赶往成都。一年后失去了美人的唐玄宗返回长安,江山已然易手……

栈道的历史如籍如山,一页页翻过,我胸中“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情绪奔腾如潮,帝王英雄的落幕洞穿了,却在灼烧后世评点者的神经,蒸发这个时代最珍贵的钦慕。我伸长臂膀丈量不足两米宽的栈道,立体的容积浓缩于时光之渊,发生在这里所有血腥的厚度、的深度、功利的强度和朝代的跨度之和,一旦抽离实用的具象,是填不满这个宽度的,就像宇宙的黑洞,引力哪种药物可以控制癫痫病发作使身旁的物质无法逃逸。我跟随栈道的历史走向现实,希望心中的丰碑在时间的轨道永存。但自然的法则残酷无情,我为栈道的未来想得太多。作为一种特殊建筑,精准架构栈道的那些檩榫、廊柱、勾梁、铆接、铺板、盖棚等力学集合体,抗衡压力、抵御自身朽败的反叛中,隐藏着自然惊悚的运动,如果有一处关键部位坏掉,一根稻草的力量就会使之崩溃;作为历史的见证,它精妙的工艺和深奥的智慧结合,是完胜的典范;作为一种交通枢纽,它的攻防和包容远远超过社会赋予它的期望值,是中国道路交通的伟大奇迹……倘若对它保护不善,我们也将失去仅存的古老硕果;也许我的顾虑是多余的,也许我更应该考虑它的开发前景,让体验过它的险峻、饱览过它的风光、关心它的人们,尽量为它的生存做一些有益的事吧。

临别,我依依回首,遥望渊峙岳亭的古栈道,伫立明月峡的阳光下,浑身线条硬朗清晰、散发出阳刚之气,如一尊历史的丰碑屹立于滚滚红尘;它静谧,沉湎往昔亦直面现在,它是利州的象征,它是历史风起云涌的侧影,改朝换代、是非成败对它而言,就是人性与时光的交换,自然与变迁的较量,拥有淡定从容、空灵,才能恒守自身的能量,安于存在,升华精神。

我能和那些古今的文坛巨擘、墨客跨越时空亲来拜谒古栈道,为它流连忘返慷慨高歌,有听不完的写不尽的诗意,还有发自内心的崇拜,更重要的是它与军事密切相关,多少了我想当半个英雄的心愿,这不是件幸运的事吗!

首发散文网:

© wx.pmyhc.com  大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