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网络你习不习惯?_散文网

不知道你是不是习惯?总之,我离习惯很远了。从开始的喜欢到习惯,再到渐渐的远离网络;偶尔因为某样东西的需要,再到这里来分享;我想也许是我乏味了吧,也许是我变了吧,也许是我真的迷失方向了吧。

文/易桔

零叁年,我在网络上认识了微微。

微微是一个言语温情,个性乖戾,自力更生的南方,具有南方女孩开朗的笑声。那年她刚满十八,在xx大学读金融管理系。

我和微微是在日黄昏认识的,那天我在s城找不到,躲在冷飕飕的网吧里,没有空调,没有任何取暖的东西;我挂着找不到我想聊天的人,异常的无聊。并且我已经两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在这两天里我只吃过两餐饭和一瓶2。5升的碧。可怕的是我的精神看上去非常的萎靡,以至于我只好选择来网吧稍作休息片刻。在没有人和我聊天的里,我用手托着下巴凝视着电脑屏幕发呆,我突然好想这样慢慢的死去。

我无聊的在网页搜索着东西,无意间发现我所呆的网吧居然还有同吧服务,就这样通过间接的方式我认识了微微。微微一开始就被我骗了,我骗她我是她一个介绍我认识她的,她当然不那么容易的我,而且提了很多刁钻的问题来考我,可最终都被我不攻自破了。( 网:www.sanwen.net )湖北那个医院看癫痫好>

在我和微微认识后的两个星期,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的欺瞒着她,所以我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了她,但微微并没有怪罪于我,这个让我很是高兴。微微是一个很热心的人,我想我的白话能懂得那么多,最要的人就是微微了。她是一个很好的白话老师,常常纠正我的发音,那个时候,S城已经是最冷的了,大街上几乎很少看到人影,都呆在家里取暖着。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我和微微用手机相互发着信息,忘了这个冬天的冷。

在我的中,微微是一个不是很成熟的,主要跟她年龄有关。因为在这个时候她仅有十八岁。越是不成熟的她,总是很俏皮的喜欢问我这问我那的,以至于我很多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她,怕回答的不好会惹来她的笑意,尤其是我的问题。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还是被她刨了不少。

在我们聊的第二年,微微在大学里交了一个和她同系的男朋友,听她说那男生长得很高很帅,还很细心。当时我一个劲的恭喜她,希望有时间能来我这里让我见见面,帮她参谋参谋。虽然我和微微在网上聊了很久,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只是知道我们彼此在这个城市里相互忙碌着,一个上着班,一个上着学。或许早已在茫茫人海中见过面,但由于不认识,只有那么匆匆的一瞥,然后就淹没在人潮之中。

微微有一天突然的问我,问我长相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特征,穿什么样的衣服,我告诉她我唯一的特征就是笑起来的有点傻,还有就是我一年四季都婴幼儿颠娴怎么引起的离不开那条破旧的浅蓝色牛仔裤。微微问我,那条牛仔裤是不是对你有什么很大的纪念价值?我不想隐瞒她,那条裤子是我喜欢女最爱的颜色。说完,那边沉默了几秒。我知道微微在想什么?他肯定在想我为什么那么的痴情,却没有和那女孩走到一起。

‘微微大学毕业后,因为和男朋友的志向不同,导致他们分手了。微微在电话里哭着很,而站在电话机旁的我却找不到安抚她的理由。分手后,微微顺利的找到她理想中的一份工作。也就在那个时候,微微向我提出见面的要求,我答应了她,因为我觉得我们迟早都要见面的,现在见也好。

我和微微见面的地方约在我们熟悉的S城-最大的溜冰场。不过我一个月也难去那么几次,主要原因是我溜冰的水平只是一般,相对微微就不同了,她溜冰的技术就让我望尘莫及了,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也许今天就是目睹她风采时候到了。

出发前我穿的很是简单,只是那条破旧的牛仔裤依然还是不变。我把我的好友水也带上了,因为他说他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非常的慌。我和水到那里已经是落日余晖了,溜冰场的人不是很多。通常在八=九点是人最多的时候,微微没有告诉我,她今天她穿什么样的衣服跟我会面,只是告诉我到时联系,这让我对她产生了很大的神秘感。

我和水在溜冰场等了二十多分钟就进去了。直到溜冰场开始拥挤的时候,我收到手机消息。

“你在那里癫痫病治疗方法,我已经在溜冰场了,我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上衣。”后面附带着一个笑容,这是微微发来的信息。

我开始在溜冰场打量了起来,看到好几个穿粉红色衣服的女生,我要不要每个都问一下,当我正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后面被人拍了一下,我回头一看,一个头发飘逸,满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的女生对我笑。我问,你就是微微?微微点点头。微微长的比我想像中还要漂亮,我赶紧把我身边的水介绍给她认识,他们彼此招了招手,互报了的名字。因为水不太会溜冰,我和微微一人扶一边带着水,在溜冰场绕圈,可我们说的话很少,原因溜冰场的音响实在太吵闹了,我们甚至很难听清楚对方在讲什么?

从溜冰场出来,已是晚上的十一点多了,我们找了一家餐馆吃饭。在餐馆里我们和微微聊了很多,聊她现在的工作,还有她目前交的新男朋友,微微说她对现在的状况很。我也从心里祝福她,希望她一直都这样的开心的笑。

吃完饭,我单独的送微微去车站,在路上我和微微聊了很多,聊的话题差不多都是关于我的。微微问我为什么还不快点找个女朋友,你的年龄不小了,难道还是放不下那个女孩的原因吗?我不知道说什么,只知道心里很堵。微微说我很容易把一个,我说为什么呢?微微说不知道,也没有什么理由,也许只是女人的第六感觉吧。我笑了,告诉她感动一个女孩那并不代表爱。微微拍拍我的衣服对我说道,辉,你总会找到一个能感动她,她也爱你的女孩。我对临沂癫痫医院有那些着微微点点头。不一会,车来了。微微走进空荡荡的车内,然后我看着车从我身边远远的离去,微微一直招手示意要我回去。我站在站台,突然莫名的掉了几滴眼泪。我不知道为什么人总是会莫名的难过,莫名的,莫名的。

微微到家给我回了信息,我说,那你早点睡。之后的里,我们各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了联系。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微微打来的,微微哭的很累,声音很疲惫,一个劲的叫着我的名字。我问微微遇到什么事了,微微的哭泣声总是间或的响起。她说她和男朋友分手了,微微问我,为什么我对他那么好,最后他还是冷漠的和我分手了。辉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我回答她,我想也许有些那男人你不应该那么的全方位对他那么好,他会觉得有很大的压力,怕以后还不起。微微声嘶力竭说,我没有要他还,我只是一心的想细心的照顾他,让他留在我的身边。我说,微微也许很多东西我们越是迫不及待的想拥有,老天越是考验你的耐心。请放松你的,让自己顺气自然点。

微微说,辉,你是个可怕的男人,我决定离开这,重新我的新。我会忘记你们的,我也会找到我想要的。电话突然啪的一声挂断了,接着发出嘟嘟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深的房间。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在网络上见到过微微了,她的电话号码也被别人取代了。我在想此时的微微是幸福的,还是……突然又下进了心里,打湿了曾经的画面。

首发散文网:

© wx.pmyhc.com  大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