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呵护梦中的那片芳草地_散文网

呵护中的那片芳

如果说祁连山是张掖人民赖以生存的天然屏障,那么遍布山间河谷的冰川积就是养育了张掖人民的甘甜乳汁。正如明代巡抚陈棐在《祁连山》一诗中所吟诵的:“四时积雪明,六月飞霜寒。所喜炎阳会,雪消灌甫田。可以代泽,可以资流泉。”也正是这些丰富的冰川积雪和众多喷涌而出的流泉,才毫不吝啬地孕育出了张掖大地上极其肥沃的湿地。

对我而言,湿地虽是一个很科学的新名词,但其实我很早就在了湿地的温床上。当的闸门慢慢打开时,我就不知不觉地将生锈的记忆牵绕到了极其而又非常寒伧的。在我的记忆深处,小时候我贫寒的家就座落在祁连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距村庄不远的山城子河滩上,有一片面积虽不大但水草颇丰的湖滩地,其间百泉喷涌,清流淙淙。秋之际碧草丰茂,茵茵盖地。当我和们背着粪筐拿着粪杈顺路拾粪到这片湖滩地时,准会光着脚丫子迈步其中胡乱地搓洗双手,然后捧上一掬清泉水爽快地一饮而尽。顺便还要尽情地嬉戏玩耍,欢呼雀跃地抓捕蛤蟆、追逐山雀,循环往复地寻找可食的水生植物。每当隆放寒假后,老家人畜混饮的涝池已结冰并枯水干涸,驱赶驴骡牛马到山城子河里饮水便是父辈们交给我们小字辈的一项艰巨任务了。于是,每天太阳抛头露面后和日薄西山时,我们就戴上一针一线缝制的兔皮帽子、羊皮手套,吆喝着无精打采的驴骡牛马到山城子河里的湖滩上饮水。此时的湖滩早已是冰天雪地,光芒四射,刺人眼目。叮咚作响的泉水,碧绿茂密的水草,嬉戏游弋的蛤蟆,已被透明厚实的坚冰封了个严实。冰面中心早已被人打凿开的四五眼冰窟窿,便是供牲畜们吃水的器具。我们便湖北看癫痫到哪家医院小心谨慎地、蹑手蹑脚地牵着大牲畜漫步移动到冰窟窿前,让它们任性地争夺阵地,狠命地吃水解渴。伙伴们也见缝插针地抢抓机遇,在光滑明亮的冰滩上溜冰玩耍追逐打闹。等顽童和牲畜们的高兴劲儿都得到后,便又骑着毛驴披着彩霞一路欢歌地打道回家。

到后来还是吃大锅饭时的七十年代中期,湖滩周围各大队的头儿们便聚集在一起,共同盘算着要在这里修建一处截引工程,将百泉之水汇聚起来补充有限的河水灌溉庄稼。父老乡亲们经过两三个月的艰苦会战,一坝截流大功告成,湖滩地水位上涨,水草长势日盛。微风起处水波荡漾,那些叫不上真实名称的飞、蓝翎鸽和山雀们成群结队地在水域上捕捉虫鱼,忘情地汲水,而后就扑棱棱地扇动翅膀在蓝天白云下来回上下飞翔,好一派热闹壮观的景象。紧接着,父老乡亲们又百计千方筹集资金,从截引坝底处开挖壕沟架设自来水管道,将洁净的泉水引入到家家户户的院落或厨房里,庄户人从此彻底结束了吃涝坝水的历史,男女老少的高原红脸蛋上开始写满了掩饰不住的喜悦。只可惜的是十分迷人的湖滩地一改往日水波荡漾碧草丰茂群鸟出没的壮观容颜,犹如风烛残年的老者,日渐干枯消亡了。我身边的一片美丽的湿地就这样在父老乡亲们燃放鞭炮舞龙耍狮子载歌载舞共庆胜利的热闹景象中彻底地埋葬了。若要再见到那片令我着迷叫我魂牵的湖滩地,除非是半三更梦中时。

位于民乐县城东南10公里的永固城,东接甘、凉咽喉之地的大草滩(今军马场),南连军事关隘大斗拔谷(今扁都口),是中原通往西域道上的重镇,地理位置十分险要。永固城东面有金鱼山,西面有庙儿山,城区为洼地,地下水为什么会患有羊角风位较高,古城城垣两侧有甘甜的泉水溢出,日久天长,便形成了水草丰美,宜人的东湖和西湖。

永固城悠久的历史可上溯到秋战国时期。同时,为了东湖和西湖连同大草滩这片美丽富饶的畜牧基地,历朝历代都将争夺的战火烧在了永固城。早在春秋战国时,游牧于河西走廊的月氏民族就选定水草丰东湖和西湖建造起永固城,当时称之为月氏城。后来匈奴赶走了月氏,控制了河西地区,将月氏城改筑为单于城。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霍去病率万骑出扁都口进入河西走廊,直捣单于城,解除了匈奴对单于城的统治,并上奏朝廷获准派官进驻单于城,专管大草滩(今军马场)牧地。次年,“浑邪王率其民归汉”,从此,河西归入汉朝版图。公元362年,前凉张玄靓在单于城置祁连郡,单于城又改称为祁连城。唐玄宗开元十六年(公元728年),河西节度使萧嵩派副将杜宾客以强弩四千,将来犯之敌吐蕃战败于祁连城下。节度使萧嵩乘机将驻守城池的兵士编为大斗军,所以永固城又称大斗城。安史之乱后,甘州沦陷于吐蕃,后又为回鹘所据。大斗城先后成为吐蕃与回鹘的重要畜牧基地。公元1643年,李自城的部将贺锦率兵士一举攻克祁连城,血洗甘州城,统治甘州一年之久。清康熙二年(1663年),为了确保永固城的安全,部将王进宝曾亲率士卒民众在原祁连古城靠北的地方,修筑了一座周长1。2公里的新城,定城名为“永固”,取“牢固”之意。《创修民乐县志》卷八《建设志》永固城之祠庙灵泉寺中记载:“在永固城北,有灵泉,系山坝水源,百泉涌沸,景物清旷。天旱祈祷,辄有灵验,故名‘灵泉’。清举人曹清有诗云:‘祁连城下水清涟,原是辽宁沈阳检查癫痫的医院王公(王进宝)饮马泉。当日将军平海虏,功同泉水自长年。’”又在兴泉寺中记载:“在永固东湖甘柏山上,童子坝泉水发源在此。山下庙貌不甚巍峨,唯山下百泉清澈,烟树苍郁,洵足爽人心目,诚胜景也。”古老的永固城座落在的东、西二湖之间,其优美壮观的胜景可见一斑。只可惜的是,这么优美壮观的胜景,只能在当地现有的史书资料中寻觅到,而在目前已是很难领略到其昔日的优美和壮观了。( 网:www.sanwen.net )

今年初秋一个艳阳高照的上午,我陪同从金城兰州慕永固城之名而来的家张弛先生特意到永固城的东湖和西湖仔细观察打量了一番。只见西湖的四周早已被房子、道路、田地、垃圾、粪堆所吞噬包围,仅有面积不大的水域。不怎么洁净的水中尚有古城边喇嘛教式塔的倒影,在水中偶尔也能寻觅到蓝天白云的影子,但更多的是沉在水底的名目繁多的生活垃圾和漂浮在浅水面上的一片片污水垢痂。如果说西湖尚有称之为湖的影子的话,那么可怜的东湖可以说就连湖的影子也很难寻觅到了。由于还湖而居的庄户人数量急剧膨胀,大片的湖面湿地早已被冷酷无情的生铁犁铧改造成高低不平的田地,年年都在供人们精耕细作着。有名无实的湖中心已被贪婪的人们开挖成一道歪歪扭扭的水沟,沟里默默地淌着一股细瘦的溪水,犹如将死的长虫一样懒洋洋地僵卧在湖底上。水沟周围虽然生长着一些面积狭小的水草,但终究禁不起成群羔羊和牛马的啃食与践踏。昔日百泉喷涌、飞珠溅玉、景态万千的东湖早已变得污浊不堪湖北看癫痫哪家有效面目全非了。可不是吗?就在我们驻足湖边仔细观察沉思默想的同时,湖的边缘用木桩和修长的缰绳控制着三匹甩着尾巴啃草的骡子,一位年长的放羊佬拄着一根结实的鞭杆放眼扫视着群羊的一举一动。当我们走和他闲聊时,这位饱经世故的放羊佬无可奈何地喟叹道:“在过去,这里确实是一片好地方,水草长得旺,泉水冒得有劲,除了供邻近村的人和大牲口吃水外,多余的水还可用来浇地。说三千道一万,还就是人不好,大家乱开垦,乱放牧,才把这里糟蹋成这个样子了。”勤劳勇敢的劳动人民在用的一双巧手改造自然发展生产创造文明的同时,又在用自己的一双利剑般的魔掌吞噬破坏着极其优美而又极其脆弱的大自然,岂不悲哉?痛哉?

人类在长期的执迷不悟中招致和遭受了老天的惩罚后,最终会有觉醒了的一天。好在国家已经出台了保护湿地改善生态的一系列政策法规。好在地方政府采取了围栏封育、禁止放牧、垦荒造田等综合治理措施,加大了生态湿地的保护力度,在保护区重点路段设立了湿地保护区标志牌和界碑,并将湿地保护区内的部分农户进行了移地搬迁,才使得部分湿地得以缓慢恢复。好在劳动人民开始觉醒并已经有了保护湿地的意识,才使已经干涸多年的些许湿地流域重新出现了泉水喷涌而出植被潜滋暗长的喜人景象。

我们的祁连冰川、高山草甸、河流湖泊只有寿比南山,我们的父老乡亲和子孙后代才能福如东海,大批的山雀飞鸟才能来到我们的家园安家落户繁衍栖息。我的父老乡亲们,我的知心们,请我们携起手来,精心呵护梦中的那片地,共同关我们的大地吧。

首发散文网:

© wx.pmyhc.com  大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