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对错易写是非难辨_散文网

以下转自《新华网》2013年6月2日【新华视点栏目】。

面对过度医疗和贪污腐败,四川省绵阳市人民医院超声科主任兰越峰采取了零容忍、不妥协。结果她被医院整理成“疯子”医生,喊出了“你砸医院招牌,医院砸你饭碗”的口号。一面是她很无助,一面又是她顽强的抗争。她在医院里的走廊坐了一年多,还依然在坐着。(5月30日《南方周末》)

50岁的兰越峰是绵阳市超声专家之一。一位的身体通过超声检查,明明没问题,却被医生诊断为需要做下肢血管手术和安装心脏起搏器。她说了“不”,断了医院的财路,这就得罪了同事得罪了医院。用灾后援建捐款购买彩超设备,明明是价值160万元的老款,却让她在230万元的发票上签字,她说了“不”,结果就开罪了医院领导。最后,医院设下“陷阱”,说她推诿病人并造成病人不满意,不是按“规定”罚款,而是在“莫须有”之后让她待岗、旷工,以达到开除之目的。兰越峰无奈,只好坐在医院的走廊里上班。涪城区卫生局纪委书记王洪川承认,兰越峰通过“坐走廊”给人民医院出了安徽治癫痫病的大医院一道难题。“不在医院说她旷工可以,说她不上班她又在医院里。”

兰越峰“坐走廊”,不知道院长王彦铭感觉怎样?也不知道医院里的同事感觉怎样?更不知道卫生局领导的感觉咋样?在王院长眼里,兰越峰已经被搞臭了,不值一提,任其自生自灭而已。在同事眼里,兰越峰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应该忍气吞声同流合污沆瀣一气才是,不该管闲事。在卫生局领导眼里,兰越峰不过是医生的几千分之一,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再说也是医院内政,绝不干涉。

在我们看来,是非已经很清楚,医院错了,同事错了,卫生局也错了。医院不该在过度医疗和采购腐败上错上加错;同事不该分不清正义与邪恶不该助纣为虐不该麻木不仁;卫生局不该拉偏架不该不主持公道。

“兰越峰”其实就是你就是我。但凡还有良知和是非,我们每个人都会看到、感到身边的不道德、违纪违法现象,我们想发牢骚想骂娘想抗争。但是,我们要么沉默不语,要么独自忍耐,要么无动于衷。我们分明知道,过于弱小和无助,如果站起来,就是以卵击石就是自投罗网就广西癫痫病要治疗多久是头号大傻瓜。于是,活着很难很累的负重感,会把自己压得难于喘气。当被问“你吗”,我们的答案总是苦涩不已。( 网:www.sanwen.net )

也许,我们并不坏,但是我们绝对不好。看看绵阳市人民医院,兰越峰无疑是最好的医生,她有技术有医德。但是,她竟然被迫“坐走廊”,好医生“坐走廊”,那不好的医生在哪里呢?这样的医院还安全吗?还是“人民”医院吗?我们不得不打上一个重重的大问号。(朱永杰)

解析:

蓝越峰无疑是对的,是一个英雄。但一个英雄般的人物却沦落到如此下场,仅仅一个对与错就能解释?恐怕没那么简单。

在院长眼里,她就是个疯子!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疯子。我容易吗?一个医院少说几百人的吃喝拉撒睡,没有收入行吗?虽有国家投入,但大部分还是要靠自己创收才行呀,否则,度日如年.

在医生眼里,陇南癫痫医院哪家好?她就是个疯子!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疯子。我要,没房子行吗?我如果娶的是你女儿——假如你蓝越峰有女儿的话,你同意我们裸婚?房子是什么价我想你是知道的。不创收我咋办?

在医生眼里,她就是个疯子!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疯子。我没奶水,才出世不久的就靠奶粉喂养。国产的奶粉?切!怕怕!进口的奶粉不好?起码能有个心理保障。但贵呀,没有收入、没有创收,我能养的起吗?

她就是个疯子!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疯子.你知道我儿子上幼儿园一个月要多少钱吗?你知道小家伙一个月伙食费多少钱吗?不创收,我能养得起吗?

她就是个疯子!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疯子!你知道我那高三的孩子的补习费每月是多少吗?你知道老师上课留一半,另一半放在补习班上的情况吗?不上补习班能考取好大学吗?不创收,我怎么能交得起费用?

她就是个疯子!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疯子!难倒我们医生就不能旅游旅游?可你知道费用吗?合同说费用是多少其实不算的,所有地方狗狗撒尿般地盘一圈,要钱!不给?那郴州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旅游玩什么?不创收,能玩得起?

她就是个疯子!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疯子。你知道一件皮夹克多少钱吗?万元左右!我就不能每件穿穿?我是人。我有权利享受更好的。可是不创收,我买得起?

······

于是,医院所有人眼里,她就是个疯子,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疯子,一个唐吉坷德式的疯子。你蓝越峰贪名我不管。可你不能断了我们的财路。你以为你是做好事?错!错!错!你是在对抗社会!因为如果所有的医生都像你一样不创收,医生将是一个悲惨的职业,将是一个无人就职的行业,如果那样,你将是社会的公敌——因为没有医生了。如果医院是个孤岛,你蓝越峰无疑是对的······

你还认为仅仅就一个好与坏那么简单?

蓝越峰如不改弦更张,即便有高人干预得以有一时之好日子,她也会寸步难行!因为她已犯了众怒······

对与错,错与对。你能搞得清?我是糊涂了······

首发散文网:

© wx.pmyhc.com  大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