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认贼作哥纪实

  转了几圈,乐小浓还是没买到票。因为临近假期,火车站售票厅的每个窗口前都排着令人望而生畏的长队。小浓和男友分处两地,她在本市一所中学当老师,男友却到了外省一家大公司求发展。好不容易有几天假期,小浓心血来潮,想去看男友,给他一个惊喜。

  由于临时决定,要坐的那趟车再过两三个钟头就要开了。如果接在那些队伍的尾巴上,怎么也不可能赶上!思前想后,小浓拨了拨头发,决定从侧面进攻,施展美人计。

  于是,她睁大了眼睛,在长长的队伍中搜寻目标。在其中一列长队的第二位上有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穿白色衬衫,牛仔裤,还背着个学生包,样子斯文、腼腆。没错,就是他了!小浓几步跨上去,拍着他的肩膀大喊:“大哥,原来你在这里!别忘了,我要一张到杭州的硬座票!”

  后面飞来一只只狠毒的白眼,小浓赶紧扭过头去解释:“他是我亲大哥,我让他替我排队!”接着,小浓亲密地趴在眼镜男的肩膀上,对着错愕不已的他耳语:“拜托,我跟男朋友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错过这回,可能要等到明年才能见到面了。帮我买一张到杭州的硬座吧,求求你了。”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区区一只四眼田鸡!果然,眼镜男点了点头,脸从额头红到了脖子根。

  事情很顺利。拿到票的时候,离火车启动还有半个多钟头。小浓随着拥挤的人潮,挤进火车里。刚坐下,就眼前一亮,眼镜男带着背包站在了面前。一问,两人去的竟然是同一个城市!这漫漫旅途应该不会无聊了,小浓心下暗喜。呼伦贝尔到哪看癫痫病

  打过招呼后,她开始收拾自己的包。可收拾了一会儿,觉得不大对劲,仔细一想,钱包呢?一开始以为是掉地上,可翻遍了附近也没找到。看到小浓气急败坏的模样,周围的乘客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钱包,于是车厢里又多了几声尖叫。原来,有好几个乘客的钱包也不翼而飞了。小浓想了想,对周围的人说:“我们这个车厢好几个人被偷,说明小偷已经跟着人潮混进这个车厢。刚才那么挤,小偷得手后,没办法转身就走,一定也被挤进车厢里。”

  可车厢里人这么多,怎么分辨得出来谁才是小偷?争论了一会儿,眼镜男对小浓说:“我有个朋友是火车站警卫处的主任。现在火车快开了,如果让一般的警卫来,顶多就应付一下,未必真能找出小偷来。我让我朋友来吧?”

  小浓点点头。眼镜男于是拿出手机,却发现没电了。小浓把自己新买不久的手机递过去:“用我的吧。”眼镜男拨通了电话,可车厢里实在太吵。于是,他躲到车厢交接处打电话。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人回来。小浓跑到车厢尽头找,人却突然消失了一般。她的心陡然一沉,顿时明白了,眼镜男就是小偷!一开始走不了,后来躲在车厢交接处,趁着混乱跑了!车厢里的乘客一见小浓的表情,也都明白了,于是争先恐后地追问眼镜男的下落。小浓只好说:“我真的不认识他!”

  就在这时,车厢里有人认出了小浓:“刚才不是他替你买的票吗?你还说他是你亲大哥呢!有连大哥都不认识的吗?再说了,要不是你大哥,谁愿意替你什么医院能治癫痫病排大半天的队买票呀?你们之间肯定有关系。”

  话音刚落,愤怒的乘客就把小浓团团围了起来。小浓百口莫辩,现在说什么别人都不会信了!几位受害者把小浓当成了眼镜男的同党,当下就把小浓扭送到附近的警察局里。火车站里刚好有一大群记者正在拍摄节日交通繁忙的画面,一见有新闻可挖,顿时也跟在后面。

  刚审问了一会儿,又有人冲进了警局。小浓一看,竟然是前男友林小铁。林小铁指着小浓,气喘吁吁地向警察解释:“她跟小偷真的没关系!她是我的前女友,刚才在入口处碰到她,正好看见一个戴眼镜的男子把手伸进了她的包里,拿走了钱包。我叫她,可当时环境太吵,她没听见。我也挤不过去。后来,她被人潮淹没,我甚至没看到她进了哪一个车厢。后来,我听说有个车厢里,很多人被偷了,就赶过去。车厢里的其他人把事情经过告诉了我,所以我就赶过来。”

  接着,警察一一打电话查证,包括小浓工作的中学,还有家里。虽然不能证明小浓和小偷没有关系,但也没证据说明两人有关系。因此,最后还是放了小浓。

  假期就这样泡汤了,小浓懊恼万分。

  放假结束后,校长就把小浓叫到办公室里,递给她一张报纸。上面有一则新闻,标题是——女教师疑是小偷同伙,真假难辨!旁边是她和林小铁在警察局里被众人团团围住的照片。最后,报纸虽然也声称,因证据不足,女教师最终被释放。但那语气,俨然小浓是阴险狡诈的漏网之鱼,逃出了恢恢法网。

张家口小儿癫痫病医院   小浓都快气炸了。校长语重心长地说:“小浓老师,你平常工作认真负责,我相信你。不过你也知道,教师这个行业,形象是很重要的。以后注意点。”小浓刚松了口气。没想到,校长又补了一句:“如果有困难,可以跟我直说。可以帮的,我一定帮。”

  听那语气,分明还是不相信自己!小浓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男友在电话里大吼:“你搞什么?刚才朋友打电话过来,说他看了今天的报纸,上面有你和前男友的照片。你们两个沦落成小偷也就算了,竟然还旧情复燃,一起去旅游。你把我当什么了?”

  还没等小浓反应过来,电话已经挂了。小浓想解释,可男友一直不接电话。就算接了,能跟他说些什么?照片摆在那儿,任谁都不会相信只是偶遇的!小浓一肚子气,说到底,还是眼镜男不好!她决定,一定把他揪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小浓没课的时候,就跑到火车站晃悠。她对眼镜男一无所知,只是从警察口中得知,眼镜男经常在火车站一带偷窃欺诈。因为外表腼腆老实,已有不少人上当。

  终于有一天,眼镜男又出现了。欣喜若狂的小浓躲在一边,打了电话报警。没多久,警车呼啸而至,眼镜男的手上被套上了一副光亮的手铐。小浓总算沉冤得雪!她跟着警察,在从眼镜男住处搜出的一大堆钱包中寻找自己那个。突然,她的眼光被其中一个钱包吸引住了。那是个男士钱包,款式很独特。小浓清楚地记得,自己就送过男友一个这样的钱包。

  她满腹狐疑地四川治癫痫病哪个好打开钱包,果然是男友的!更令她震惊的是,钱包里有男友和另一名女子的亲昵合照!那名女子,正是男友公司里的同事。小浓明白了,男友这阵子跟自己闹分手,所谓的报纸新闻不过是借口,真实原因是他移情别恋。

  据眼镜男声称,他流窜于本市到杭州这条线,专在火车上趁机偷人财物。这个钱包,是在杭州时,从一名匆匆下火车的男人身上偷的。算一算时间,正好是男友上次来看小浓的时间。应该是男友在回杭州的火车上,把钱包里的照片换成了他和那名女同事的合照。搞了大半天,男友还脚踏两条船呢!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沉冤得雪。以后,学校里的同事,还有学生,再也不会用怀疑的目光看自己了。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隔天上班后,小浓在洗手间的隔间里方便时,听到几个刚走进来的同事在议论纷纷。其中一个对其他人说:“你们看了今天的报纸没有?报纸上说,小浓老师智擒小偷。可照我看,那是大义灭亲吧!你们想想,警察在火车站部署了那么多警力,都没抓到那个小偷,结果竟然让小浓轻而易举地捉到了。如果不是熟悉的人,哪那么容易知道小偷的习惯,然后一举抓获的?上次我们还有所怀疑。这下,我们可以确定了,那个小偷肯定是小浓的熟人。刚才,我在路上也听到很多学生这样说。而且,我还听到校长对教务主任说,这小浓呀,真是知错能改……”

  后面的话,小浓已经听不清楚了。她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什么时候,自己倒成了知错能改大义灭亲了。

© wx.pmyhc.com  大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