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情感日志 >

红娘的售后服务纪实

 倒霉的红娘不但要管挖坑,还要管埋。

  我的亲妹妹,你帮帮我吧

  女孩子么,谁还没做过几次媒?吕小品也有这个瘾,感觉对路的,就帮人搭个线儿。但是她有自己的原则,介绍双方认识后,下文一概不管,我也不吃你们的谢媒饭,我也不要你们的谢媒礼,如果你们你情我愿,那也算我积了功德一桩,如果你们彼此看不顺眼,就当交个朋友呗。

  但偏有人认为红娘的作用不能仅限于此,虽说不至于管他生不生孩子,但相处过程中大事小情,大矛盾小摩擦,都想让红娘解决利落了。小源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小源是吕妈妈的朋友的儿子,眼瞅快三十岁了,小源妈妈非常着急,非让吕小品帮忙扒拉一个。

  小品想来想去,似乎也就是同事李俏合适。李俏和小品一个部门,去年毕业,一张脸甜甜的,很讨人喜欢。

  吕小品问过李俏,李俏表示愿意见一见。吕小品还是老风格,把两个人电话一交换,让他们自己约,心想以后有无缘分,就看你们的造化了。可这次她错了,晚上才到家,小源就把电话打来了,一口一个“我的亲妹妹”,嘴甜得跟抹了蜜似的,小品心想,敢情要向我汇报情况?果真,小源从头至尾把两人见面的细节汇报了一遍,甚至连李俏穿什么衣服,吃了几碗米饭都没遗漏。小品听那意思,对李俏还是很满意的。

  “你帮我问问李俏,她对我感觉怎么样,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啊?”

  吕小品笑了:“这不用问吧,过几天你打电话直接约,人家要对你有意思啊,自然愿意跟你约会。”“我不是心里没底吗?癫痫病黑龙江哪家医院能治好你帮我问问呗,又不是多难的事,妹妹,我的亲妹妹,你帮帮我吧。我倒不急,可是我妈急啊。”

  吕小品觉得自己犯不上这么帮他张罗,但无奈有小源妈妈那层关系,加上小源嘴又甜,心想,问就问吧。于是把电话给李俏打过去,先是东拉西扯了一阵,然后才说:“今天见着小源了吧,感觉还成吧?”

  “就那样,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那种类型。”那就是还能处一处喽,女孩子嘛,你还能指望人家把话说得多白?吕小品又把电话给小源打过去,只说了一句:“印象不错,放心大胆约。”

  免费附送恋爱课

  吕小品怎么也没料到的是,从此后,竟掉进了麻烦圈里。几天后,小源又把两个人约会的具体情节向自己汇报了一番。吕小品哼哼哈哈地听着,心想,他一男孩,怎么比女孩还事儿啊,这回又想让我帮什么忙?果不其然,小源最后说:“你能不能帮我打探打探李俏是爱吃中餐啊,还是爱吃西餐啊,约会时是爱看电影啊,还是泡咖啡馆啊?”

  吕小品想小源这是恋爱智商太低还是不自信啊,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这些问题,约会时随口就带出来了,一句话的事儿,用得着这么费劲让我去问吗?

  吕小品干脆没问李俏,凭她对李俏的了解,直接给出了答案,心想,这下可好,帮人介绍一女朋友,还免费附送恋爱课。

  可随着小源频频打电话,小品感觉不爽了,而且她的角色已由恋爱课老师转换成了大内密探。小源说:昨天我们约会,李俏好像不太开心,你能帮我问问是怎么回事吗?小源又说,我刚约李俏吃饭,她说儿童癫娴突变什么意思这周你们单位要加班,是真要加么?小源还说:李俏以前处过男朋友吗,处过几个啊……小品窝着一肚子火,这红娘的售后服务项目也忒多了点吧?你给我什么好处了我这么帮你,小源虽然每次都说请吃饭,可是小品心想,我又不是吃货,谁稀罕你那顿饭?而且,自从她给李俏和小源做了介绍人后,李俏好像有意疏远她了,估计是嫌她太八了,小品隐隐担心,别他们两个成不了,再破坏了自己和李俏的关系。

  那天正赶上小品他们部门开策划会,李俏电话突然震了一下,李俏低头按了关机。接着小品的手机开始震了,竟是小源,小品手忙脚乱地也关了机,却还是被经理狠狠地瞪了两眼。小品有点气不打一处来,估计刚给李俏打电话的,也是小源。果不其然,散会后,小源的电话又打过来了,说刚打李俏电话,关机了,想问手机没电了还是怎么回事?小品想起经理刚才那眼神,拿起电话冲到楼道,劈里啪啦就发作了:小源,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第一我不是情感专家,第二,我不是你专职顾问。你要再这样,我就把你电话设成拒接。然后狠狠地抠出电池,心想还是李俏聪明,知道小源一会还打,干脆就没开机。

  婚姻只是一切不幸的开始

  小源特地登门道了个歉,赔着笑说自己不是岁数大了着急么?自此,小源就乖多了。小品远远观察李俏动静,两人好像进展不错,果然,半年后,小品收到大红喜帖,看到两人闪进了婚姻,小品也免不了四处得瑟,我是介绍人哟。

  原以为王子和公主结了婚,自此尘埃落定,岂料,现实版本却是,婚姻只是一切不幸的开始。

  癫痫病发作有哪些常见的症状这次不断诉苦水的是李俏。谁让她们是同事呢?李俏婚姻中有什么烦心事,总是毫不保留地告诉小品。什么小源睡前不洗脚啦;下了班就倒在沙发上,跟头死猪似的一动不动,怎么支使都不管用啦;说话太直啦……小品连婚都没结,男人婚后什么样,她一概不知,只能李俏说什么她听什么,感觉义愤时还和李俏一起生气,同时又忍不住暗暗自责,我这帮李俏介绍个什么人啊,这不害人家吗?

  小品恨不得把小源扒拉过来说,你能不能勤快点,讲卫生一点,总之,对李俏好一点?又一想,自己去和小源说这话还真不合适,于是只能暗暗为李俏抱冤。

  晚上小品闲来无事,翻李俏的微博,惊得两个眼球都掉下来:是一幅照片,普普通通一棵兰花菜,李俏附了一句话:老公下班买的,好有喜感。好几个人回复,你老公真好,下班还知道买菜。李俏还在那儿假装谦虚:也不是天天买啦,一周才买三四次。

  小品的火蹭蹭就上来了,中午你还跟我诉苦,严重得你们马上离婚似的,现在又在这秀恩爱。小品气不过,忍不住和妈妈抱怨两句,妈妈说,小两口么,没有隔夜仇,和你抱怨几句你就听着,不用劝,他们自己就好了。

  下一次,遇到李俏再说小源这不好那不好时,小品就不动真气了,李俏说一句,她就附和些没用的话:“是吗?怎么这样啊。”都是些牢骚话,李俏好像说说也就算了,可小品听多了烦哪,为了不和李俏一起吃饭,小品开始过起了低碳环保的生活——每天带饭上班。

  我该你们呀欠你们啊

  那天,小品约好和自己多年前暗恋的一师兄一起喝咖儿童良性癫痫吃几年药啡。见了面,小品的小心脏怦怦乱跳,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师兄依然是自己眼中最有魅力的人?正在两脸绯红地走神,电话一阵猛响,接通,是李俏,也没问小品方便不方便,劈头盖脸就说:“小品姐,你告诉我,小源以前有过几任女朋友?”

  小品蒙了:“我哪知道啊?”

  “我们刚开始谈时,他骗我说是处男,可是今天见他一哥们,他那哥们说漏嘴了,说他曾经和一女的同居过……”

  小品头都大了,这和我有一毛钱的关系么?轮得到我来管么,再者说,谁还没点过去,小源30岁的人了,没交过两个女朋友,不是情商有问题,就是身体有问题。

  小品看一眼师兄,背过身去,恶狠狠地说一句:“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我一会给你打过去。”

  这段小插曲极大地影响了小品的情绪,她想笑一笑调解气氛,却只是嘿嘿傻笑了两声。回去的路上,小品万分委屈,我该你们呀欠你们啊,你们一个婚前折磨我,一个婚后折磨我,凭什么你们就这么24小时不管不顾地把那些糟心事儿往我这捅?

  第二天,远远地看见李俏走来,李俏拉长着一张脸,一看就知道还在和小源闹别扭,小品转身走到个僻静处,然后掏出电话打给经理:今天有在外边跑腿的活么?求您派给我吧。听说今天最高气温36摄氏度,可小品不管这些了,只要离那两口子远点就成。她一边往胳膊上涂防晒霜,一边想,我脑袋被门挤了吗,介绍他们两个认识?

  吕小品发誓坚决不揽这种事了。

 

© wx.pmyhc.com  大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