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四月诗抄(组诗)-

    倾  诉

北方之北   人和文字同一走向

晶亮的白天   僵硬的局部
羊群   飞狐和远逝的苍狼
动和静   没有了颜色
这辽远的大地之腹   流浪的牧歌
在曾经的绿色之外   有人依然幻想
肉体之外的文字与文字之外的另一场狂欢

而漆黑的夜   热烈的风舞
以及雪线之上的苍凉的高蹈
胡琴   酒碗    还有大漠中延伸的驼群
那些隐居的歌手和热泪
驱赶着辛酸的文字    灰色的经历
一路向北

一路向北   向北方之北
那漫长的血色浸润的跋涉
不知疲倦的忍耐和早已疲倦的奢望
一路策马扬鞭的风尘之后
有多少难忘的拥有和遗弃   微小的泪滴之下
一路歌声不停   向远方之远

唯有执著    肯将文字的狂舞进行到底
北方之北    远方之远
苍茫的胡杨林
有诗歌的最后抵达

    低  吟

风声淹没夜色   淹没星辰
今晚的河流渐失走向
灯光微弱石家庄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   我和胡琴一起颤栗
朦胧的思念漫过寂寞
哀伤的歌   分行的文字
承受的又是谁的一滴泪落
那一滴泪落
沉重地砸碎了翅膀的飞翔

从此   不再奢望飞翔
那些阳光   那些尘土以及
金色的理想   灰色的轨迹
悄然地行走   在花朵的根部
没有人会坦然面对
唯独我   默默走入春天
在三月的最末
独自空手而归

    平  凡

日子就在时间中飘摇
很多人都在沉默
无底的欲望  在河岸搁浅
风中    一阵呓语
踢开阳光和石头    在春天
渴望花开   看自己被自己照耀一生

时间最终不会回归
那些曾经的人和事儿
于平凡的世界    隐入平凡

而现在    不可逾越的格局
噬咬着我们
疼痛不已

    窘  迫

空洞的幻想   逐渐地衰老
期望暖春的花开   四月的最初
黄昏突然降临

然后   我封闭了许多泸州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专业文字
等待黑暗的淹没

我不会害怕   即使有人能够读懂
一切又都算什么
诺大的世界
添加了更多的虚伪
死水依旧微澜不动

只是   猛烈和突然
镰刀般的刈割   所有的越过黑夜到达的白天
来不及清醒   继续沉睡
只是   那些徘徊的边缘客
他们会比我更心痛

    奔  波

说来就来   要走即走
那些苍茫的景象   沉重的移动
遥远的牧歌   遥远的坠落
高原上   一切生命的行程
白马一样的过往

这些都不是意象
一部分光亮的语言   另一半难言的伤感
忽远忽近的地平线
有我们永不停止的奔波

不能进入   无法退出
一个不会出现的切口
让青春尽失的无尽的谎言
还有痛苦的我们    一生的匆忙

    面对选择

黄昏来临   疼痛逼近
我很渴望突然的麻木
寂静   寂静的忘却
过去与现在    只是
还要怎样来抑制自己的超频心跳
<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p>

有什么了不起   朋友依旧要调侃
心脏病的两种境界
要玩就玩心跳   不玩就休眠
两种结果还需自选

什么高调    又何以低调
一条界线    就这样痛苦的站立
背后的黑夜   面前的白天
无论怎样的跨越
我都不知道还需要多少时间

    自画像

吸烟    酗酒
无法丢弃的恶习
码字    玩文
不能改变的喜好

精炼    瘦削
不是被生活所榨干
世俗     圆滑
只是被生活所默化

    伤  痕

天空渐已失色   土地走向贫瘠
风干的阳光   失群的鸟
越来越苍白的世界
河流失去痕迹

语言变得无力   空洞的描述
在越来越凌乱的脚步中
歌声显得凄惶    而我们熟悉的景象
在冰冷的长街    遥远的山谷
寂寞更寂寞    无奈更无奈

北京癫痫哪比较好ont-size: medium">似乎   一切都有章可循
变化正沿着预设的轨道进行
丢失一些传统    新生一些观点
盲目不会让所有人都来承袭

城市继续膨胀   土地继续缩减
无奈的人群   虚无的理想
看人性的变迁    已然是
了无痕迹

    面对城市的不夜天

只有一点敏感   那些过多的麻木
挤进城市的陌生与疏淡
已渐盲目的我们
要怎样才能抚平自己的创伤

偶尔的无聊   忽视应该来临的黑色
这个城市的不夜天
令我们生出几多的反感与排斥
那满城灯火的照耀
无情的剥夺了我们在黑暗中摸索前进的习惯

    终极状态

岁月走进风中   水一样的冷
对岸不曾出现幻象
独萧纵横的江湖
浸染白发的归程
一袭青衫   舟车已过

黄昏的尽头   偶尔的唏嘘
悲歌弥漫   看老夫撩发的姿态
夕阳之后   星辰已没

唯有踞坐红尘   静看
人间    几多风起云涌

© wx.pmyhc.com  大雁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